<track id="5jhhh"></track>

      <track id="5jhhh"><ruby id="5jhhh"><ol id="5jhhh"></ol></ruby></track>

      <track id="5jhhh"></track>

      首頁 > 島城隨感

      點滴錄丨能否給城區“空地菜園”留一線生機?

      2022.05.25 09:08 濤聲

        據5月18日《舟山晚報》3版《閑置拆遷地變成“開心農場”多處空地成了菜園》報道,市水務大樓附近的一塊空置拆遷地,原來雜草叢生的空地被人開墾出了大小不等的十多塊 “自留地”,種上了茄子、土豆、黃瓜、生菜等。對于城區“空地菜園”,盡管群眾的意見褒多于貶,但有關部門的態度非常明確:空置拆遷地有發現就處理。在此,筆者想呼吁有關部門:能否給城區 “空地菜園”留一線生機?

        城區閑置的拆遷地上能不能種菜?有關部門的答案是不能,原因主要是城區 “空地菜園”影響市容市貌。這理由貌似非常充分,但仔細推敲卻值得商榷。因為城區 “空地菜園”并非誕生在整潔的空地之上,而是群眾在“雜草叢生”的空置拆遷地上開墾出來的,要說對市容市貌的影響,雜草似乎更有礙觀瞻。如果種得整整齊齊,蔬菜反倒并不難看,瓜紅菜綠甚至還能成為一道別樣的風景呢。當然,有些亂搭亂建、隨意丟棄廢物等行為確實影響市容市貌,但這可以通過提醒、引導和管理而加以改變,我們不能將兩者混為一談。

        有些人認為城區不應該有 “空地菜園”,主要還是覺得蔬菜不是綠化,難登城市大雅之地。這其實就是一個認識問題。據筆者所知,某大國的第一夫人曾親率一群小學生,在總統府內開墾的菜園里,種下了菠菜、萵苣等蔬菜。成熟后成為總統府大廚料理食材,給第一家庭、甚至國宴上的嘉賓享用,一部分還捐贈給慈善機構??偨y府都可以種菜,那我們的城市還有什么理由鄙視蔬菜呢?更何況,現在有些城市在綠化過程中已經開始使用觀賞蔬菜,在美化環境的同時,充分利用植物的食用功能,從而取得更好的社會和經濟效益。

        其實只要管理得當,城區“空地菜園”可謂好處多多。市民適當參加種菜勞動有利身心健康,城里的孩子也能學習一些基本農業知識。而對我們舟山而言,城區“空地菜園”似乎意義更大。因為舟山人均耕地僅0.4畝,不到全省的60%,土地資源不足問題十分突出,雖經政府一再努力,蔬菜自給率也僅為40%左右。如果放城區“空地菜園”一線生機,甚至成為一種導向,將許多供而未用的土地合理利用起來,說不定還是提高蔬菜自給率、抑制菜價的一個有效補充呢。如果把疫情、戰爭所帶來的糧食危機相聯系,那城區“空地菜園”的意義更是非同一般了。

        當然,城區“空地菜園”需要做好規劃設計,選擇合理的蔬菜類型,多種一些觀賞蔬菜,選擇合適的肥料并深埋土里,以免散發難聞的氣味,盡可能確保泥土不流失、不飛揚,力爭整齊美觀、四季常青,既展現優美景觀,又產生生態效益。因此,在具體管理過程中可以要求種植者提供身份信息和聯系方式,并作出相應的承諾。衷心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在給城區“空地菜園”留一線生機的同時,積極引導,妥善管理,努力爭取使城區“空地菜園”成為我們舟山乃至全國城市蔬菜的一塊“試驗田”。

      乱码熟女中文字幕,成人免费午夜一级A片,日本妇人成熟H片中文字幕

      <track id="5jhhh"></track>

          <track id="5jhhh"><ruby id="5jhhh"><ol id="5jhhh"></ol></ruby></track>

          <track id="5jhhh"></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