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jhh7"><pre id="hjhh7"><strike id="hjhh7"></strike></pre></address>
    <track id="hjhh7"></track>

          1. 1
          2. 2

          代表熱議 ->

          您的位置:首頁 > 代表熱議 返回首頁

          市兩會·熱詞丨市人大代表聚焦“‘戰疫’中的基層治理”

          2022-04-16 10:03:00 舟山日報

            市人大代表聚焦“‘戰疫’中的基層治理”——

            激活“最小單元”釋放“最大能量”

            疫情當前,檢驗著各地基層治理能力。如何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重要考題。

            市兩會上,周邊城市的“戰疫”,牽動著人大代表的心,“基層治理”成為代表熱議的“熱詞”。許多來自基層的人大代表圍繞抗疫背景下我們如何進一步提升基層治理水平等方面,積極建言獻策。

            【現狀】

            網格化管理遇瓶頸

            “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是當前各級黨組織和政府開展工作的優良傳統和法寶。

            我市從2008年推行“網格化管理、組團式服務”工作模式以來,創建了比較成熟的工作機制。網格化管理模式也成為了我市基層社會管理的主要載體。

            然而,網格化管理模式運行至今,卻越來越被忽視了。在會上,由市人大代表、嵊泗菜園鎮東海社區第一書記毛軍紅等14名代表提交的《關于激活基層“最小細胞”,構建城市管理“最大格局”的議案》,引起了代表們的關注。

            “在調研中,我們發現隨著居民結構復雜化、生活方式差異化、利益訴求多元化、社會矛盾凸顯化等問題日益加劇,以基層村(社區)為基礎的網格化管理,作為當前承載資源、管理、服務下沉的基礎單元,在基層治理過程中顯得捉襟見肘,例如在應對疫情等突發情況時,在發動群眾、組織群眾上,在專業性、精準性上都有所不足?!泵娂t說。

            【建議】

            讓“最小單元”賦能基層治理

            基層是壓力最大、任務最重的地方,也是活力和創造力最強的地方。

            毛軍紅建議,以落實疫情防控“最小單元”機制為契機,將“最小單元治理”與“網格化管理”互促融合,推動網格管理2.0版本的迭代升級。

            毛軍紅告訴記者,東海社區現有居民5000多人,在原先7個網格的基礎上,再細分成22個“最小單元”,并落實了“五包一”制度,即由社區干部(或網格管理員)為“最小單元”工作小組長負總責,社區干部(或網格管理員)、志愿者(樓道長)、物業管理人員必須在“最小單元”內固定服務保障。

            “上個月的嵊泗抗疫,‘最小單元’模式功不可沒,在抗疫中發揮了強大能量?!泵娂t說,在“戰疫”中,8名在職社區干部利用“最小單元”模式,發動100多名社區志愿者(疫情最吃勁時擴充到300名志愿者)編織起了一張疫情防控救助網。居民將各種訴求發在“最小單元”微信群里,社區干部、志愿者第一時間回應或解決。同時,核酸檢測、物資發放、招募志愿者、最新疫情進展等信息也在群里實時發布。

            基層治理,貴在精準。嵊泗的“最小單元”實戰也得到了嵊泗其他代表們的認可。代表們建議,要積極轉變“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融合“多元共治”理念,為基層管理賦權賦能,真正形成群眾自治的良性運轉體系。

            疫情如果發生,部分社區實行封控,民生物資配送“最后一公里”成為一大難題。市人大代表蔣濤認為,疫情背景下,精準打造服務末端物資保障應急體系尤為必要。他建議,利用舟山現有的快遞員隊伍和物流配送車輛,組建一支物資保障配送應急隊伍,以每個社區為單位,以快遞企業的服務點為基礎,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為封控隔離區域的群眾,配送民生物資,以滿足群眾多樣化的需求。

            蔣濤還建議,實體店要轉變經營和服務模式,實現地方化、熟客化、社區化。一旦疫情來臨,封閉社區或小區的周邊實體門店、超市、菜場、水果店等,可以通過自己的線上平臺展開銷售和配送服務。

          作者:記者 曹玲

          下雨天城中村坐门口等客
            <address id="hjhh7"><pre id="hjhh7"><strike id="hjhh7"></strike></pre></address>
            <track id="hjhh7"></track>